創業在線

[收藏此頻道]
未來學院

開了兩年奶茶店我買了這3個教訓!

中國加盟網 2019-02-23 14:04:23字號: 分享

[提要]茶飲市場看似一帆風順,實則暗潮涌動。

開了一年半奶茶店,我買了3個教訓!


熱血青年的茶飲之路


新茶飲的風生水起,引得無數創業青年熱血沸騰,李雪便是其中之一。碩士畢業后做了一年的公務員,李雪按捺不住一顆茶飲創業的心,辭職去上海某火爆茶飲品牌門店做店員。半年后辭職,回到家鄉四線城市,做自己的茶飲品牌。

一開始,李雪本著不將就的原則,注冊商標,做整套VI設計,門店裝修按照上海的某品牌的網紅風格。100平米的奶茶店,在當地引起不小的轟動。開業當天,在當地電視臺、媒體上都做了報道,一時風光無二。


門店位于當地繁華商業街,租金一年50萬,轉讓費15萬,設計和裝修花費25萬。當然,這只是開始,加上媒體報道和營銷費用,花費100萬+。

開業后成績不錯,第一天營業額近2萬元,一個月下來,月營業額達到40萬元。看到這樣的成績,李磊喜出望外,在第二個月就開始籌備品牌第二家店。



競爭白熱化

茶飲市場看似一帆風順,實則暗潮涌動。

李雪希望通過快速拓展占據先發優勢,第二家店試營業期間,就拉出一隊人馬,投入到第三家門店的籌備,第三家店的在壓縮成本的情況下,60萬的投入也是價格不菲。




而此時,同期茶飲品牌風起云涌,新興品牌雨后春筍般覆蓋網絡媒體,交給消費者更多的選擇權,也變得越來越理性。

這個時候,第一家門店的生意也逐漸下滑了,第二家店也不盡人意。

“我們的均價是20元,相對一個四線城市的消費水平,算是中等偏上水平的。從17年下半年開始,很多大型的連鎖加盟品牌開始滲透到我們這里。一條步行街,開了很多家加盟店。搶生意是肯定的,他們的價格更接地氣一些,和這個也有關系。”


最開始,李雪用格調裝修來篩選當地中高端消費群體。但是當其他加盟品牌的門店裝修升級后,更高的性價比更具有吸引力。“我們開店之前,我們這里的奶茶店裝修比較Low逼,產品價位在10—15元區間。我們的價位是15—30元,主打鮮果制作,不加奶精。但是我們環境優雅,是個休閑娛樂的空間,很多人會選擇來我們這里聚會,聊天啊,我們還接待過一個相親聯誼團。我最初就是想在價格和環境,以及產品上做出區分,我不和他們做一樣的東西,賣一樣的價格。我賣的貴,有貴的道理。”

但是今年上半年,本該是茶飲的旺季,營業額連續下滑。第一家店,在6月份營業額跌至10萬。

第二家、第三家店營業額均不理想。回本周期要三年之久,這是個很危險的情況。市場變數太多,一旦不可預料的情況突然出現(強有力競爭對手出現,市場潮流變幻等),回本周期被無限拉長。


“折騰了將近2年,我沒賺到錢,我還賠了錢,”李雪說道。“我做了一年零10個月,第一家店掙了點錢,但是掙的錢又投入到后面的店了,我這是竹籃打水,不僅一場空,連籃子都賠掉了。趁著現在茶飲熱,整店轉讓,我還能收回些裝修費。拖下去,情況不妙。”衡量再三,最后李磊在7月份,把三家店全部轉出去了。


在與李雪的交談中,我們發現有幾個問題:


1.“模仿”路線沒創新

李雪最初走的是“模仿”路線,參照上海網紅品牌,相當于用四線城市來對標一線城市的網紅,消費者的“好奇心”與“新鮮感”轉瞬即逝。這個品牌在越發激烈的競爭中,李磊越發迷失,到處都是“日系風”“北歐風”的裝修風格,折射出“網紅”不再紅的道理。


2.“拓店”策略太盲目

李雪在第一家店成功之后,將精力經歷主要門店拓展上,盲目擴張,忽視餐飲行業的“根基”-產品,未能及時更新與迭代。第一家店生意比較好,周圍模仿的也多,同質化愈演愈烈,價格更低。


3.“價格”定位不合理

說到價格,也是最“致命”的。門店產品價位對四線城市相對偏高。在同檔位的市場沒有競爭對手的時候,這個品牌處于盈利期,可以活的很好,當其他品牌進入四線城市后,競爭加劇,市場被分化,不斷被擠壓。


結語

茶飲行業看似是一個“低門檻”的行業,但實則“隱性”門檻非常之高。

相對于一二線城市,三四線城市的確算是一個容易“掘金”的地方。但作為“消費品”的茶飲,產品定價高端注定壓縮目標群體基數。而絕大“趕時尚”“趕潮流”的消費者需要便宜又好喝的產品。


開奶茶店不是你的“疲憊生活的英雄夢想”,可以拯救你于枯燥的生活或者一夜暴富。他是切切實實的真金白銀,是百萬人民幣的投入與日復一日的門店勞作。


官方微信、官方微博
JMW創業交流1
302189364
JMW創業交流2
228936287

下一篇: 讓居室自由呼吸--空氣凈化炭

老板凳砂鍋串串香
99视频有精品视频高清男人的天堂_青青伊人深夜影院-男人的天堂99视频有精品视频高清怡红院在线观看手机版香蕉大人在线观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